爱彼迎上市疯狂想法变成865亿美元财富

爱彼迎上市疯狂想法变成865亿美元财富
原标题:爱彼迎上市疯狂想法变成865亿美元财富
 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
  2008年,硅谷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·格雷厄姆(Paul Graham),面试爱彼迎(Airbnb)创始人,“他们的点子糟糕透了”,保罗·格雷厄姆认为那些想要把自己的家租给陌生人的人都有病。
  在尝了他们送的麦片后,他还是决定给他们2万美元创业基金。
  12月10日,爱彼迎在美国挂牌上市,从招股价68美元翻倍上涨到144.71美元,市值达到865亿美元。疯狂的想法变成了巨大财富。
  鼻祖
  爱彼迎是共享经济鼻祖,这家公司的起源,是2007年,两个穷得付不起房租的大学毕业生,在房间里放上3个充气床,出租给了两位男士和一位女士,只是想赚点外快。四天时间,每人支付了他们80美元房租。
  这个事情的妙处是,两个创始人,并没有付出多少额外成本,但是通过临时短租,补贴了家用。
  中国人熟知的滴滴打车,一开始的模式也是如此,符合一定条件,都可以在平台上接单,通过顺风车等形式,分摊成本,当然能赚点儿钱更好。
  此后,形形色色的共享经济,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  创业初期非常困难,起起伏伏,他们曾在奥巴马的演讲地点丹佛市做推广,当地酒店较少,而去看奥巴马的人又很多,这让他们火了一阵子,不过很快又停滞下来。
  他们试图以150万美元的估值融资15万美元,联系了15位天使投资人,其中8个回复了拒绝的理由,另外7个则没有回复。
  爱彼迎看似维持不下去了,他们要靠透支信用卡支撑。接着靠卖麦片度过一阵日子,然后在保罗·格雷厄姆那里募了一点儿钱。
  2009年,创始人发现成交一直没有起色,就体验了24家房源,发现一个共同问题,就是房主们不擅长拍照,而且文案也不漂亮,他们决定为房东们拍照上传。这些房源经过“美颜”之后,在纽约的订房量涨了两三倍,当月,公司在当地收入整整增长了一倍。这一做法很快被复制推广。
  今天旅行者们再打开爱彼迎网站,会发现有无数个漂亮房源,拍摄角度和光线都很讲究,偶尔还会有房东高颜值照片,人们已很习惯用光影来吸引客人,包括出售房源的网站,以及商品,也都会在陈列展示上想尽办法。
  在孵化器的13个星期里,爱彼迎的每周收入从200美元上涨到4500美元。2009年4月在孵化结束时,爱彼迎获得红杉资本60万美元的投资。2010年1月,爱彼迎总预订天数还只有10万,但在一年内增长了700%。创始人开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大生意。
  2011年7月,爱彼迎完成B轮融资,金额达1.12亿美元,公司估值达13亿美元。2013年,爱彼迎营业额已经达到2.5亿美元。2014年年中,爱彼迎融资总共超过8亿美元,估值130亿美元。
  2017年3月10日,爱彼迎最新的一轮融资有40余家机构参与,该公司估值也由此达到310亿美元。
  但是此后两年,估值就一直停留在310亿美元这个水准,而且随着共享经济的另外一个标志性公司Uber不断出现波折,共享经济也被质疑。
  今年新冠疫情后,爱彼迎的租房业务遭受巨大打击,今年二季度收入仅为3.38亿美元,同比下降72%,亏损5.75亿美元。
  2000名员工遭裁撤,占员工数量的1/4,为了渡过难关,他们还在资本市场筹集20亿美元,其中银湖资本和Sixth Street获得的认股权证将可以以180亿美元的估值行权,相当于每股30美元。
  经过一系列自救,他们再次盈利,第三季度利润达到2.19亿美元,这主要得益于短途旅游订单数量大幅回弹。
  口碑
  在疫情和上市过程中,爱彼迎的做法为其赢得赞赏。比如允许订房者退房,为裁撤员工保留股票,并补偿四个月薪水。
  在上市中,允许短租房东以发行价购买发行股份,允许员工在股票上市一周内就抛售部分股权。
  爱彼迎拥有很多粉丝,这些粉丝在体验过爱彼迎后,很容易成为爱彼迎的房东。
  旅行时住在酒店,和住在别人房间,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验,酒店很容易给人彬彬有礼的生疏感,而旅行者作为陌生人深入当地,希望对当地人文环境多一点了解,希望和当地人多一点接触,共享给了这样一个机会。
  而且和酒店装修不同,共享房间装修风格会更加个性化,种类更多,适合享有多种体验的旅客。共享房间还有一个好处,是整租一大间房,适合一个大家庭出行旅游,而且这些房间还提供洗衣机、厨房,可以洗衣做饭,这远非普通酒店所能提供。
  不过爱彼迎在中国也遭遇到一些水土不服,在中国一直投入不大,而且在策略上偏重房东,其创始人发现,一个区域内维持一定数量的房源,让访客有挑选余地,会促成成交,所以在争取房源上比较下功夫,比如要求订户预定后,若想取消要提前5天,否则取消预订要求订户负全责。
  另外一个问题是,爱彼迎一开始的设置,是想通过共享闲置的房屋资源解决房源问题,缩减中介环节,让潜在房客和房东于线上平台直接交易,从而大大降低供给和需求双方的成本。这些新增加的房源解决住宿问题,同时成本很低,这是社会增量财富,有助于解决酒店解决不了的问题,比如会议召开或者旅游旺季时承接过多游客。
  但是这种方式走到最后,会慢慢专业化,现在有很多房源都是一定组织进行管理,或者有比较厉害的房东开始扩大规模,向酒店方向演进。